您所在的位置:创业>正文

毛振华的黑天鹅怎样变成了地方政府的灰犀牛?

聚行业--创业 网易   作者: 王晓武  2018-01-05 12:09

创业-全文略读:看着更年轻的互联网明星相继登台,他也曾感叹,“做了20年才到这个规模,其实很失败,因为你选择了一个被动型增长的行业。”很长一段时间内,毛振华人事关系还在机关内,有机会回到体制内做局级干部,但他没有走回头路...

 

创业--毛振华的黑天鹅怎样变成了地方政府的灰犀牛?

 

看到毛振华的事刷屏,多少有点惊讶。

 

首先因为他为人低调谦和,再者中诚信业务主要to B,在金融领域中也不算热门,对很多人来说有点陌生。另外数年之前,他就淡化自己的企业家形象,将兴趣转移到学术,还成为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虽然不拿人大的工资,但也不是玩票,还正儿八经有张学校员工卡,我看过他对宏观经济的论文,30多厘米厚的一沓。

 

更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在体制内待过的人,少年得志,15岁以湖北省石首县高考第一名成绩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24岁时就成了处级干部,应该很理解官场游戏规则。如此怒斥投资环境,本来是企业家的大忌,因为从历史教训看,即使一时痛快,或者赢得一城一地,接下来也有可能被查水表。

 

他有如此动作,可能基于三个原因:第一,被欺负狠了,忍无可忍。第二,视频在公众范围内传播,本非他所愿,他的黑天鹅变成了黑龙江政府的灰犀牛。第三,现在对于企业家精神,以及企业家产权保护的氛围有所变化,这从最高人民法院近期依法再审顾雏军、张文中等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可略见一斑,企业家胆子大了一些。

 

依我推测,恐怕三个原因兼而有之。

 

与毛振华接触过不下十几次,他个子不高,乡音浓重,常挂笑容,有“92派”企业家明显的知识分子情怀。不错,92派,正是他身上最明显的标签。

 

“92派“是中国企业史上一个特殊的群体,1992年,两份重要的文件出台:《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和《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这标志着股份公司真正合法化,公司治理结构概念开始清晰,再加上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影响,中国出现了一次堪比今日“双创”大潮的“下海”运动。大批有抱负的年轻人离开国家机关、研究机构、高等院校。

 

左起:陈东升、毛振华、田源

 

其中,陈东升、田源、毛振华都是佼佼者,他们分别开创了自己领域的第一。陈东升创建的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以及泰康人寿保险公司,前者为中国第一家全国性的股份制拍卖行,后者是国内在《保险法》颁布后诞生的第一批专业化的寿险公司;田源创建的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为中国期货经纪业开先河;毛振华创建了中国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一家全国性股份制信用评级公司。

 

这段历史多有记叙,而且每逢改革开放重大纪念,都会被拿出来消费,在此不做赘述。值得一提的是,毛振华鲜衣怒马时离开政界从商,但却没有真正离开过与体制的羁绊。

 

中诚信成立之初是国有企业,有12家国企背景的股东,毛振华虽然是创始人却没有股份,这在92派的创业者中也不多见。我记得毛曾和我说过,当时的想法是,这让自己感觉“还是在给国家做事”。没想到,这也为他以后的磨难埋下了伏笔。1998年出现“国退民进”的大潮,中诚信12家国企股东选择了逐渐退出,而改制过程中是否牵涉国资流失,引起了中纪委关注,并对毛进行调查,虽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但这件事对毛振华心理影响很大。

 

实际上,在公司成立前14年,中诚信的评级业务基本不赚钱,一直到2006年,中国人民银行开放了银行间债券市场,市场迅速扩容,评级才成为一个有利可图行业。

 

2006年,中诚信旗下信用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向全球同业的老大美国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出让49%股权。毛振华曾决心将中诚信国际打造为“中国的穆迪”,命运却颠倒了两个名词的位置,成了“穆迪的中国”。毛的离开与这次交易有关,但并非黯然出局,他准备开始另一段人生。

 

还记得2007年10月8日是中国诚信创立15周年纪念日,宴会尾声,曲终人散,他站在翻转着他个人黑白照片的大屏幕前宣布:“今天之后,我的职业商人生涯就告段落,我将离开这家承载了我创业梦想、悲欢荣辱、国家情怀的企业。”他辞去了中国诚信总公司的所有职务,但在穆迪挽留下保留了中诚信国际“非执行董事长”头衔。

 

在毛振华的商业体系中,中诚信是他的商业桂冠,却始终并非最赚钱的一部分业务。看着更年轻的互联网明星相继登台,他也曾感叹,“做了20年才到这个规模,其实很失败,因为你选择了一个被动型增长的行业。”

 

很长一段时间内,毛振华人事关系还在机关内,有机会回到体制内做局级干部,但他没有走回头路。

 

多年前,毛振华曾私下说,“中国现在的环境下,商人对自己的命运没有主控权,中国企业家的死亡率太高了。”

 

在亚布力发生的政商关系博弈,可能为他这个感叹加了个注脚。

 

亚布力与博鳌,一北一南,曾是企业家们两大话语场。不过,看起来强龙难压地头蛇,还真不是个传说。

 

昨天与一位前辈企业家谈到此事,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十几年前亚布力企业家年会,大家去滑雪,突然来了几个特别横的当地小官员硬要挤到前面,被插队的恰恰是原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高西庆。高当然不让,双方发生争持,来人愤愤离开,扔下句狠话:你们等着。类似狠话在东北很常见,多数情况下等不到什么结果。没想到下午,真的就有人来人查他们住的宾馆,说卫生条件不好,不能吃饭之类。

 

“给人感觉就是‘这块归我管,我们怎么说都对’,当时一些基层官员可能有这种文化,跟你客气是抬举你,不客气你们就得忍着。”这位企业家感叹。

 

最新消息是,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环境整治办公室、省政府企业投诉中心会同有关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亚布力阳光度假村毛振华视频反映问题进行了实地调查,并提出处理意见。调查组认为,亚布力管委会方面确实存在问题。

 

 

84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