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创业>正文

在线小班外教赛道扎堆 盈利模式尚在探索

聚行业--创业 finance.sina.com.cn   作者: 周宇航  2017-11-21 04:06

创业-全文略读:中国整个创业环境仍缺乏一些原创精神。已有企业具有明显优势的情况下不必要一股脑扎进去,其实开创新的赛道会更好。”王磊坦言,这个交易市场太大了,任何人都垄断不了,用一个同样的模式,在一定的区域范围内也完全可以生存,但是没有成本优势,没有规模效应的话,...

 

创业--在线小班外教赛道扎堆 盈利模式尚在探索

 

在线小班外教赛道扎堆 盈利模式尚在探索

 

 时代周报记者 李星郡 发自广州

 

 今年以来,多家机构布局在线少儿小班外教的动作浮出水面。其中,有教未来、abc360旗下的“兰迪学科英语”、魔力耳朵等在线少儿英语培训品牌获得融资;中国两家市值过百亿的教育集团新东方(NYSE:EDU)、好未来(NYSE:TAL)、中国第一家赴美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51Talk(NYSE:COE)等也纷纷宣布推出在线少儿小班课产品。

 

 “现在的在线外教一对一成本高,走向盈利非常困难,而目前一对多小班课,是在线语言培训机构正在探索的商业模式。”弗若斯特沙利文大中华区总裁王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书面采访时表示,“盈利方面,一对N培训机构和老师的利润更多,但是学习效果没有保障,市场竞争很激烈。一对小班是最好的方式,机构盈利多,老师能获得足够的收入,而且学生学习效果好。但是,一对小班最难做。”

 

 天图资本合伙人冯卫东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指出:“在线外教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作为一个新生的业态到底最后能否成为主流还要观察,因为普遍还在亏损阶段,关键在于之后能否稳定下来,大幅降低获客成本、降低商业模式的复杂性以及应对监管。”

 

 “在线小班外教赛道没必要进入如此多的企业,因为已经有领先者,再往里面扎堆竞争会很残酷,跑出来的难度会加大。”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发力在线小班外教

 

 一个月前,新东方全资子公司比邻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邻东方”)在武汉召开发布会,正式发布青少年外教直播品牌“blingabc”。

 

 比邻东方以1对3英美外教形式教学,目标用户主要是5-12岁中国学生,每堂课时长60分钟,采用固定老师、固定时间的授课方式;同时提供中教服务,在课前预习、课中学习和课后练习环节进行辅助。

 

 早在今年6月,新东方内部宣布成立独立子公司比邻东方,全面负责新东方外教口语项目的业务拓展,并由原北京新东方学校市场营销部总监乔蕾担任CEO。

 

 俞敏洪在新东方内部的研讨会上曾表示,新东方切入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并非一时兴起,从在线少儿英语还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开始,新东方通过大量线下培训积累的大数据,分析到了这一领域的缺口和强大潜力。他会整合全部新东方的资源去做这个领域的拓展。

 

 目前,比邻东方仅对泡泡学员开放体验,先在几个重点城市如武汉、北京开展,之后再在全国铺开。

 

 对于该布局的其他细节以及对在线小班外教的看法,在发布会半个月后,新东方公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阶段我们不再接受采访。”而比邻东方CEO乔蕾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现在都在服务家长和学员阶段,我们还是先把教学体验做好,不和其他机构比较,目前也不接受采访。”

 

 事实上,新东方集团旗下新东方在线推出的多纳外教学堂也提供在线少儿外教服务,只是班型为1对4。

 

 对于两者之间为何不做整合,王磊认为是市场定位有所区隔,面对不同的用户群体。此外,新东方还联合视频外教提供商爱乐奇发布了I Speak雅思口语系列产品,以“专业外教,在线考练”为主要特点,主攻高阶市场。

 

 在新东方推出在线少儿小班课产品后,好未来旗下学而思英语发布了小学课程体系新产品Hello English Plus(以下简称“HE Plus”),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混合式学习方法,在线下课堂教学以外,引入线上北美外教以及线上学习平台,运用PBL(项目式学习)教学法,提供固定的北美外教和教学时间。

 

 HE Plus新版教材将于寒假在北京分校一年级开始使用,明年暑假推广至全国,覆盖学而思英语一到三年级的学生。

 

 “具体的课程细节、盈利情况、困难担忧、布局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也不会对竞品作出任何评价。”好未来方面如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继而51Talk也透露推出了少儿在线外教精品班课业务,针对6-12岁学员采用1对4固定老师、固定同学、固定上课时段的课程模式。教师采用中教、外教“1+2”的模式,即一周固定1节中教课、2节外教课,同时以北美外教为主,兼有菲教。目前,该项目已在公司内部孵化近一年,团队超过百人,并在今年下半年完成了内测及小范围公测。

 

 51Talk联合创始人兼COO张礼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因为丛林法则,大家都在做研发,业务详细信息涉及很多商业秘密不方便透露。”

 

 而在今年9月,主打在线外教一对一的全球最大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品牌VIPKID就透露内部成立了“小班课”事业部,采用1对4在线授课模式。项目孵化接近一年时间,试运营已接近半年时间。

 

 在时代周报记者向其销售客服咨询时,对方表示还不知道该项业务,并强调“一对一的课程针对性以及互动性都会非常好”。

 

 面对在线小班外教热,王昕提醒,企业想在竞争中胜出,应思考如何打造产品和服务的差异化,如何形成自己的壁垒,注重培养内容的质量,同时培养用户付费的习惯,以及加强和完善外籍教师质量和准入制度。

 

 同质化竞争大浪淘沙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少儿英语用户规模(包括非付费产品的使用用户)为321.5万人,同比增长40.0%,到2019年预计达到793.9万人;市场规模达到19.7亿元,同比增长速度为45.4%,到2019年预计将超过50亿元。

 

 “在线外教肯定会兴起,尤其是随着一些基础设施的完善,在线外教的体验会越来越好。”冯卫东如此评价。

 

 虽然目前在线外教普遍处于亏损阶段,但是因为没有时间、地域限制,能更好地利用教师资源,没有房租压力,规模扩张会比较容易。

 

 “从行业发展趋势而言,没有一家公司会不把‘一对多’看成重要战略和发展方向。”张礼明肯定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尤其因为一些人在早前就存有‘一对一规模不经济’的疑虑(虽然事实上并非如此),与之相对,都认为一对多更加经济化,所以都愿意对此进行尝试。”

 

 冯卫东分析,线上往往从一对一开始切入,建立品牌规模之后再发展到一些小班,改善成本,与此同时,一对一还会大量存在。

 

 对于切入在线班课业务的公司,张礼明认为,可以从线上和线下机构区分。线下机构的基因,可能会出现打包产品,即线下读、线上辅助的套餐。售卖产品形态上是主套餐和副套餐,网络作为辅修,线下班课作为主修。

 

 比邻东方在今年即主要面向新东方内部限量学员,经过前期免费体验后,形成低价的转化,12月份开始正式上课招生。

 

 王磊进一步表示:“线上线下可能相互转化,开发阶段线下相比线上更具优势,因为场景带来的互动更强,所以我预测VIPKID早晚也会走到线下。但是线上也可以有效地进行补充,同时具有技术上的优势,比如对于学习行为的监测和数据的统计。”

 

 在冯卫东看来,没有线下门店,流量获取成本会比较高,对品牌的依赖更强。

 

 而且纯线上因为时间有限、组织上外教又不固定,更侧重于口语陪练,完整的系列课程学习较为单薄;线下发展到线上则会对孩子的情况比较了解,而且因为已有线下教学支撑,比纯线上难度大、覆盖广。

 

 至于年龄层的分布,“一个刚做完的市场调查让我们更坚定:线上产品一定是小年龄段线下产品的补充,并随着年龄的增加提供更多的线上课程。”青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瑞思学科英语(NASDAQ:REDU)CEO孙一丁此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尽管如此,由于家长对青少年学习的付费意愿强,这一年龄层还是企业的主战场。

 

 但整体上,在王磊看来,“在线小班外教其实并不好做”。“其实都在探索,因为在线小班效果好不好,还有待验证。对于三四线城市来说因为缺乏外教,加上在线有一定的成本优势,可能作为一个补充和选择,但是一线城市高品质的教育大多还是在线下。K12阶段纯在线教育一定不如线下,只不过线上有一些技术手段在某些教学环境里面有它的优势。”

 

 王昕还从成本收益上对在线小班外教提出担忧,“一对小班最难做”,它会稀释掉以一对一起家的少儿英语产品价值,面临客单价走低,营销成本依旧巨大的情况。

 

 现阶段,对所有企业来说,降低获客成本是营销策略中的核心诉求。此外,随着进入的玩家数量日益增多,不同品牌的差异化不明显,面临着同质化局面。

 

 “同质化竞争将走向价格战,拼规模、品牌的大小,最后可能只剩老大老二,后面的都死掉。”冯卫东说道。

 

 “中国整个创业环境仍缺乏一些原创精神。已有企业具有明显优势的情况下不必要一股脑扎进去,其实开创新的赛道会更好。”王磊坦言,这个交易市场太大了,任何人都垄断不了,用一个同样的模式,在一定的区域范围内也完全可以生存,但是没有成本优势,没有规模效应的话,很难长久生存,可能很快就会倒掉。

 

 在线教育行业师资力量良莠不齐、办学资质注册审核等问题也长期受到关注,但由于目前没有明确政策规定行业准入、师资标准等,未来可能会有对于师资、网络经营许可的监管。

 

84
标签: